【米英】《羽》 第十三章

「15組那邊說看到英/國往舊據地的方向去了。」
「是嗎?可信度呢?」
「可性度挺高的,其他組次也有不少人看到。」
「不少人……看到,是嗎。」那個軍官挑了挑眉,下達指令:「待命不動。」
「欸……?可是有好幾組都追過去了……」那個士兵對軍官的回應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只好又接著補充:「而且看到他的時候,美/國似乎不在他身邊的樣子,我們可以趁這時候……」
「在不知道這是不是陷阱前不要輕舉妄動。」軍官說:「我有事得先去找王耀,你們待命等指示就行了。」
說完軍官就走出帳篷了。
留下的那個士兵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木訥的呆了一下,接著匆匆的跟著離開了。


夜幕拉起的時候,雨下得不大。亞瑟和阿爾乘著大鳥,飛在高空。這次他召喚出來的鳥毛色是黑的,而且身型要比之前的再小一點,為的是掩人耳目。

從間諜口中得知,敵方現在的軍紀非常混亂,大概是連連敗退的原因,似乎下面的人都開始懷疑起上面的判斷能力,逃兵、違反軍令的現象層出不窮。亞瑟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利用機會,於是他暗自指使偽裝成自己的部下在別處出沒,那些敵兵的情緒現在應該都非常焦躁,若是看到自己獨自行動一定會拼死來圍剿,因為他們現在非常渴望足以扭轉困境的機會。

把那些人引回舊據地那裡,再利用天氣的情勢把他們一舉撲滅。這是亞瑟的打算。
不過關於這點,他並沒有告訴阿爾。這個計畫也代表偽裝成自己的那人必須做出犧牲,他明白阿爾得知了必定會否決他的計劃,並且爭論個沒完,於是亞瑟覺得還不如暗中進行。

可是紙終究是包不住火。

阿爾的耳機突然發出了滋滋的噪音,他一手按住那裡,知道是來了通訊。
「長官。」耳機的那頭傳出不算清楚的聲音。
「是。」阿爾回應。「怎麼了嗎?」
「這邊收到消息,說是有人看到英/國長官往敵方舊基地那裡去。請問這是……?」阿爾沉默了兩秒,然後喚了坐在大鳥前面的人一聲:「亞瑟!」
「是我的安排。」不需要問亞瑟就知道來訊的內容。
「嗯,沒事。」阿爾雖然也是一肚子問號,也只能先把部下應付過去,畢竟軍心不可以混亂。「那是我們進行的計畫。」
「了解。」
「亞瑟──」結束通訊的阿爾又叫他:「到底怎麼回事?哎──你怎麼可以偷做策畫,想搶風頭嗎?」
「現在不是說那個的時候。」亞瑟拉了拉安在大鳥上的韁繩,對著下方努嘴:「到了。」
「好吧。」阿爾說。
亞瑟抖了抖韁繩,大鳥便往上飛了一點。地面上到處都是卡車和帳篷,能看見的人員不多,只有幾人到處跑來跑去,似乎很焦急的樣子。
看來計畫進行得很順利。亞瑟右手一揮,一排炸彈憑空浮出,阿爾從鳥背上站起來,瞄準目標,把那些倒數的炸彈一個個扔下去,瞬間底下就炸出一片火海,爆裂聲此起彼落,黑煙層層竄起,偶爾蓋過紅浪,一會卻又被襲捲而散。
亞瑟瞇著眼,冷靜注視那彷彿被岩漿吞沒的大地。

有如世界末日一般。

「走了。」亞瑟拍了拍大鳥,往敵方的舊據地急速飛去。



一張桌子被軍官團團圍繞住,上頭鋪著一張大型地圖,王耀拿著筆在地圖上畫線,正和他們討論些什麼。

突然門猛的被推開。

「不好了!新據地的後勤物品全被敵方給毀了!」

「什麼──!」其中一個軍官一個激動就撞倒了椅子:「是誰幹的!」
「不知道!」推開門的那人焦急的說:「所有東西就突然炸起來了!」
「可惡!大多數部隊都還在那裡啊!」
「不,關於這點……」那人頓了頓:「其實因為接到有人在東邊看到英/國的消息,幾乎所有新據地的士兵都追回去了。」
「啊?不是要他們待命的嗎?」
「這個……」
「真是諷刺啊,違反了軍令卻保住了性命。」
「可是那怎麼看都是陷阱啊。」
「就算部隊還在,沒有了後勤資源也……」

「長官。」一個軍官開口了:「您怎麼看。」
這時在場所有人齊刷刷的都安靜了下來,直往王耀那邊看去。
王耀盯著地圖,沉默一陣,才開口:「讓去東邊的那些人不要再深入。」
他抬起頭,神情很疲憊,卻掩蓋不住憤怒。
「我親自上陣。」



亞瑟的部下在雨中狂奔,他聽見了後方那些紛紛雜雜的腳步聲和人聲。
因為覺得自己已經被包圍了所以連掩飾行跡都不需要了嗎?
他邊笑邊跑。
──你們也會陪我一起送葬的。


「亞瑟你……」阿爾突然顫了顫,他一下子明白亞瑟要幹什麼了。「你該不會是要──」
亞瑟聽見了阿爾的話,卻沒有給予回應,只是一勁的策著大鳥疾飛。
從這個位置,已經可以看到敵方的舊據地了。
亞瑟一手抓著韁繩,一手握著長型法杖朝上舉著,嘴裡開始唸咒。不一會兒,天空就下起了暴雨,大鳥在雨中飛行顯得有些艱辛,速度慢了下來,還有點不穩,但是亞瑟並無介意。
敵方的舊據地是建在一條打通的山洞裡,山洞的另一邊有大河流過,那裡的河岸是凹岸,前幾天的雨已經讓河水位上升,現在要是再來場大雨,河水便會順著慣性往山洞的方向沖去。
「長官!」亞瑟的耳機發出了滋滋聲:「我要進山洞了!」
語畢,耳機那邊就靜了下來。
嗯。亞瑟咬了咬唇。

永別了。


「欸!那傢伙!他跑進我們基地去了!」奔跑的其中一位士兵大喊。
「太好了,山洞出口不就是大河了嗎!他沒有活路可走了啊!」
「追過來果然是對的!」

亞瑟坐在大鳥上,冷著眼看那些士兵成群跑進山洞裡。
「亞瑟!」阿爾在後面喊,雨水滴進喉嚨哩,他想咳,可是卻忍住了:「我們把他們後勤資源毀了就夠了,不要做到這樣!」
亞瑟的法杖指著地面。
「喂!不准無視我說的話啊──」

可他還是念咒了。

山洞的入口瞬間就塌了下去,佈起的塵土很快又被雨刷淡了,幾隻驚鳥紛紛飛了上來,然後又往別的方向遠去。
耳畔邊落的還是雨。山洞裡的人大概還在掙扎,但亞瑟現在只聽得見那綿延不斷的嘩啦嘩啦。

雨聲,真的很惱人。

「為什麼啊!」阿爾猛然抓過亞瑟的領子:「明明不需要這樣不是嗎!」
亞瑟睜著毫無情緒的眼,一言不發,只是和他對視。
得不到回答的阿爾沒有僵持下去的理由,一會,只能敗陣的鬆開手。
然後亞瑟轉過頭,抓起韁繩,往地下基地的方向飛去。



悶聲在厚重的雲裡翻動,雲層時不時裂出紫色白色的光線,雷就好像隨時會打下來似的,看得令人驚心怵目。
亞瑟看著天空,心裡覺得不妙。團團疊起的雲正壓在他們上頭,只要一落雷,他們就是非常明顯的靶子。
他策著鳥低飛。
「亞瑟。」阿爾也注意到了藏在雲層裡的不安:「你的鳥驚不起雷吧?」
確實,即使是召喚獸,到底也只是生物,流了血會疼痛,受了致命傷也會死亡,真被雷劈重的話他們都會掉下去。
亞瑟揮了揮手中的法杖,念咒,想把雲給消下去,但卻突然發現有股莫名的力量在和他的魔法抗衡,使他的法術無法順利發動。
……這是怎麼回事?

「亞瑟……後面有龍!」
「我現在沒心情聽你……」亞瑟往後一瞪,隨即他就愣了。
他真的看見了龍。一條鬱綠游在雲層間,鱗片閃閃發亮,雲層在那龍周遭疾速翻騰,龍一下被隱了下去,一下又超然的出現,那些雲隨著牠游動,就好像是為牠而生的一樣。

電擊聲越發越響。

亞瑟心裡的警報器狂敲了起來,他催促著大鳥往地面降落。為何會有龍突然出現,這樣的問題他已經無心去想。他曾經聽說過,中/國的龍能掌管風雨,照這情勢來看,說不定他們真的會被劈下去。
雷在雲層間蠢蠢欲動,那陣陣轟隆聽得亞瑟額上爆出青莖。大鳥的靈活度不高,為了避開那些聳立的大樹,就無法馬上就降落。
正當亞瑟決定放棄飛行要跳到樹上避開時,激光一閃,雷聲就在他耳邊炸開,大鳥被驚得四處亂竄,高高低低的起伏不定。
然後,阿爾就這樣被牠給甩了下去。
「阿爾!」亞瑟慌忙的伸手去抓,最終卻只擦到阿爾的指腹。
他就這樣看著阿爾掉了下去。
「阿爾──!」亞瑟大吼,也不管其他了,他從大鳥上奮力一躍,落在樹幹上,然後迅速的往下竄。
他冒著雨發了瘋似的往阿爾的方向狂奔,濕滑的泥令他絆倒好幾次,但是他仍執拗的不肯放慢速度。
然後亞瑟看到阿爾躺在對面樹邊,他衝過去攙扶著他坐起,阿爾咳了幾聲,吐出血。他的眼神很迷濛。
碰到阿爾頸子的時候,亞瑟發現他的身體很冷。他極力告訴自己這是因為被雨淋的關係,但卻還是無法止住顫抖。
「那隻鳥……」阿爾看到他,勉強扯出笑:「真是……缺乏危機應變能力啊……」
「笨蛋!都什麼時候了還笑得出來!」亞瑟拉過他的手,背起他,又罵了一聲:「笨蛋!」
「沒問題嗎?」阿爾靠著他的肩:「你這麼瘦弱。」
「才不是瘦弱,是你太重了!」亞瑟把阿爾往上抬了抬:「所以才要你好好減肥啊!」
「……等一切結束就瘦給你看……」
「你就是因為老是這樣拖才會……瘦不下來啊……」

不對。

亞瑟抿了抿嘴。

阿爾瘦了。
他確實瘦了。




Category: 米英-羽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