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羽》 第十六章

那天晚上,亞瑟在睡睡醒醒間來回擺盪,他不斷夢見他人死亡的場景,那些人有的是戰死的,有的是遭暗算死的,有的是自殺身亡,有的則是因病而逝,各種由大到小的,或者莊重到無聊的理由都有,亞瑟在夢中快轉的時間帶裡,見證無數生命的中止,那些生命,有的他見過,有的又沒什麼印象。
畫面還在瘋狂跳著,但是在途中,亞瑟又突然醒了。
此時已是白天。
他從床上起來,刷牙洗臉,然後站到全身鏡前整理自己的儀容。

你究竟算什麼呢?

亞瑟這樣問著自己。他已經很久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了。

無論是作息還是外表,他們都像是人,餓了會想吃飯,無聊了會找消遣,遇事了也會有想法,他們就像普通人一樣正常的生活著,久而久之,便產生了自己就是個人類吧這樣的錯覺。
這樣的錯覺,一直到他們體認到自己並不能像真正的人類自由行動而驚悟,他們的身體會在自己做出違反潮流的事時動彈不得,就像是擁有自我意識的半傀儡,以為平時能自由行動著就是人類,其實只是暫時忘了自己還連著人偶線。
本來,他們就純粹是國/家的象徵而已,卻陰錯陽差的以人類的樣子被賦予了生命,雖說他們擁有自我意識,可是仔細去探討,那些意識也是由國風所組成,比如說英/國/人特別喜歡喝紅茶,他也就跟著喜歡紅茶香,法/國人敬仰貞/德,法蘭西斯就誤以為自己愛著她,說到底,他們的意識也不過是由國/家的各種各樣所左右罷了。

……這樣的話,心裡的忐忑,對於阿爾,這種感情又算是什麼呢?
也只是因為,國/家的什麼關係,才產生的嗎?

「我……是英/國。」亞瑟看著鏡子的自己,喃喃著。
是的,他不是自己,就只是英/國而已。所謂的『自己』打從誕生就不存在,他們只是由一個國/家的眾人所塑形而成的……活物。
亞瑟長出一口氣,開門,離開房間。
所以說,不是自己,又怎樣?



在大老遠處,亞瑟就聽到廚房那邊傳出的腳步聲,他彎進去,便看到法蘭西斯在裡頭。
「你怎麼還沒滾回去?」亞瑟挑起一邊的眉,問他。
「在把你催回去作戰以前,哥哥我都得待在這裡。」法蘭西斯把食物分裝成兩人份,然後擺到餐桌上:「這是其他人給哥哥我的任務。」
「嘖,憑什麼他們覺得你有辦法催得動我?」亞瑟拉過椅子坐下。
「嘛,因為我知道你的弱點啊。」
「那種東西我可沒有。」亞瑟不屑的翻了個白眼。
「是嗎?」法蘭西斯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阿爾不就是嗎?」
「關他什麼事?」
「唉……哥哥我覺得你真可憐。」法蘭西斯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搖頭。
「我才覺得你腦子進水。」
「唉唉……算了先不聊這個話題,反正你也沒救了。」法蘭西斯說,然後神情嚴肅了起來:「伊凡的事,我覺得有些蹊翹。」
沒救的是你吧。亞瑟在心裡又翻了個白眼,然後問:「查到點什麼了嗎?」
「不……與其說是查到,不如說是推測。」法蘭西斯說:「大概是……有兩個伊凡,這樣一回事吧?」
「兩個伊凡?那什麼啊?你真確定你們看到的不是他們國人假扮的?」
「拜──託,我可也是國/家啊,真貨假貨我分不出來?」
「說的也是。」這點亞瑟不得不同意。普通人很難區別他們和一般人類有什麼差別,但他們卻可以馬上判定對方是不是同類,問為什麼,他也說不清,照阿爾的意思來講,就是直覺之類的東西。
兩個伊凡嗎……
亞瑟愣了一下。
等等,這種情況……
「你是說,其中一個伊凡是複製品?」
「對。」
「可俄/羅/斯不是反複製國嗎……」亞瑟雖然這麼說,心裡卻沒底,這種事情很難講,表裡不一著行動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什麼值得意外的事。
「目的暫且放一邊。更重要的是,我認為我們現在和之前圍剿的那個伊凡是複製品。」
「證據呢?」
「你也知道的吧,雖然技術外流到他國,但最核心的機密還是被保留在英/國內部,嘖,我們他國複製出來的人都有些明顯或不明顯的生理缺陷,而在複製伊凡所在基地管理貨物輸出入的間諜也曾回報他曾買進不少醫療器材的事,這件事有點久了,大概是在包圍複製伊凡之前,所以才沒馬上想到有可能會是這樣。」
「確實……」亞瑟思考一陣,說:「你之前也說他寸步不離基地,我還以為伊凡是有什麼打算,現在看來或許是為了一方面能夠晃點我們的注意力,一方面也能瞞住他身體不好。」
「嗯。」法蘭西斯點頭,接著說:「至於擄走阿爾的那個伊凡,或許才是真的。對了,之前和你回報那件事的部下呢?他後來還有和你說什麼嗎?」
「沒有。」亞瑟搖頭:「倒不如說他沒辦法回報。我讓他繼續追蹤伊凡,定時給我消息,但是卻再也沒有回訊,然後我用水晶球去找他的位置,亮出畫面一看,結果發現他死了。」
「是被伊凡查覺到了吧。」接著法蘭西斯從口袋裡拿出兩張紙,他把第一張攤開來,那是俄/羅/斯的地圖。「你說的位置,大概是在哪裡。」
亞瑟湊過去看,便指出了一個地方。
「我有一個部下,體質比較特別,最近在離你說的差不多再北一點的地方發現一棟建築,他說他看到那建築外圍被灰灰的不知什麼東西包圍,問其他人,他們都說沒看見,另外,複製伊凡那邊似乎就沒有這種東西……」
「你是想說真正的伊凡其實在那裡嗎?」
「吼,哥哥我還沒講完,你能別插嘴嗎?」法蘭西斯抱怨幾下,又繼續說:「嘛,差不多就是你說的那麼一回事。不過更可疑的地方是,我去查了下那棟建築的資料,發現除了地表上面的五層,地底下還有十層樓。十五層的建築,都建在地表不就好了,分成五層、十層分別建在地上地下,鐵定有別的用意在吧。」
「確實聽起來挺奇怪的。」亞瑟靠到椅背上,翹起腳,說:「至於在那棟建築外面的,大概是精靈類的東西,顏色是灰色的話……一碰到就會被詛咒吧。」
「我們應付不來那種東西,雖然不樂意,但是要突擊的話,就一定不能缺掉你。」
還輪不到你說不樂意呢。亞瑟在心裡翻白眼。
然後他不動聲色的看著那張地圖。

阿爾的話……也在那裡嗎?

「阿爾的話,我覺得他在地表的樓。」法蘭西斯瞄了一眼他,挑眉,接著把第二張紙鋪開:「這是愛德華查出來的建築設計圖,不過這是建築剛建成時的,不知道後來有沒有改建。」
「地表不是只有五層樓?他把阿爾藏在地下我們不是會更難找?」亞瑟皺了皺眉,然後注意到地上地下的格局似乎有些不同:「除非……地下的空間另有他用,才不方便藏。」
「就是這麼回事。」法蘭西斯彈了個響指:「愛德華說這棟建築大約在25年前動工,差不多是英/國研發複/製/人消息走漏然後在阿爾家開第一場會的時間點,在這之前之後,不是有許多國/家私底下都開始跟進研究了嗎?」
「所以說地下那幾層樓就是俄/國研究複製人的地方……嗎?」亞瑟想起在英/國僅進去看過幾次的研究所的樣子:「說的也是,那種到處都是精密儀器的空間,確實不方便。」
「雖然說都只是猜測。」法蘭西斯說:「但我認為可能性很大。」
「嗯。」亞瑟應著。尤其建築外頭還有詛咒型精靈在,除了作為保護用的結界,也可以理解為裡頭有什麼東西不願讓別人見到。
「那麼,你打算什麼時後出發?」法蘭西斯問他。
亞瑟睨他一眼,什麼都沒答,只是低下頭去吃飯。
是啊,要什麼時候出發?
亞瑟這樣問自己,卻得不到解答。現在找到了伊凡的所在地,他沒有任何理由止步不前,只是他不想那麼快,不想那麼快去那裡。

「說起來,我之前聽阿爾說你遇見瑪/麗/一/世了?」法蘭西斯撐著下巴,有意的轉移了話題:「據說還是給阿爾先發現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她不是你家女王嗎?」
「……那時候哪會想到這種事。」亞瑟突然覺得鬆了一口氣。「而且人死了就死了,我之前又不相信什麼轉世的。」
「嗯?之前?所以你現在信了麼?」
「我也不知道,那種事情太沒道理了,可是熟悉的感覺又太過強烈。」
「有什麼好沒道理的,連我們這樣的存在都有了。」
……說的也是啊,他們的存在大概是最為詭異的吧。亞瑟嘆了口氣,把自己的盤子拿到水槽去。
轉世……嗎。
亞瑟斂下眼。
人類死後,靈魂會重新以新的姿態誕生於世,而像他們這樣半人半國的存在,一旦消失了,是不是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呢?他們會像其他生物一樣進入輪迴的規則裡嗎?

「話說。」法蘭西斯叫他:「你就不能順便洗下我的嗎?」
「想得美。」亞瑟倒了一點洗碗精在菜瓜布上,接著沾了一點水。
「哼,小氣鬼。」
「皮癢?」亞瑟手上都是泡沫,他轉過去,就想去揍他。
「行行,我道歉總行了吧。」法蘭西斯躲到一邊:「我可不想被泡沫抹的一身都是,太失哥哥我這與生俱來的美感了。」
嘖,你那是污穢吧。亞瑟翻了個白眼,開水龍頭,把盤子上的泡沫都沖掉。

國/家轉世……這樣的可能性,有嗎?

「所以……」法蘭西斯跳回了剛剛的問題:「你打算什麼時後出發?」
亞瑟的動作停了一下,思緒被打斷了,他盯著水龍頭的水從盤沿嘩啦啦的流。
胸口那裡,鼓動著不安的韻律。亞瑟很迷茫,心裡有什麼想法呼之欲出,卻又還是被困著,隱約中他猜測那是非常重要的想法,但卻又下意識的想去抗拒它明瞭開來,因為他總覺得,一但意識到,自己便會粉身碎骨。
亞瑟不明白,身為國/家的自己為何會擁有這種情緒。

「明天……就明天吧。」



Category: 米英-羽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