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Hope》 02

亞瑟的眼幾乎是從夜裡睜到天亮的。

清晨的陽穿透玻璃窗替地面披上了淡淡的薄紗,暈著溫巧柔美的顏色,亞瑟斜著眼看那唯美絕倫的光影,卻沒有一點心賞的心思,他一隻手遮在臉上,只覺得頭隱隱約約的疼。
亞瑟擱在椅上的腦袋緩緩轉到了床的方向,他看著還在睡眠中的小惡魔,反問自己這個夜裡想過不下百次的語句──你到底在幹麻?

他還沒忘記自己下界的目的──給十字架和其他聖物注入魔法,使人們有能力與惡魔邪靈對抗。可沒想到他不但沒完成工作,救了惡魔不說,還殺了人類的孩子,這都算什麼?

亞瑟嘆了一口氣。其實他根本沒必要思考這麼多,事情做了就做了,他現在走了也就什麼事都不用想了,反正神也不知道他幹了什麼,人以為神時時刻刻都在注視著他們?簡直笑話,那只是誇大而已。他曾聽說,神殿中擺著一個號角,神只是通過號角來傾聽從人間傳去的各種祈禱和求助。也就是說,神並不是通過雙眼去和人間連絡的。

……只要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完成他的工作再回到天界,嗎?
亞瑟撐著椅子,站起來,走到床邊,低頭凝望著那小惡魔。

他不知道這麼小的惡魔為什麼會在這裡,在他印象中,出現於人間再年輕的惡魔,大約都有人類十二歲左右的樣貌,而這孩子,看上去卻似乎只有七八歲。外面的世界,對這年齡的惡魔來說還太過危險。魔界通往異界的通口應該同天界一樣是設下結界的,這麼小的孩子,大惡魔不會放心教給他們解除結界的魔法,照理來說,這孩子是不可能依靠自己一人就來到人間才對。

亞瑟看著那小小的身軀隨著鼻息一上一下的微微起伏著。他又回顧了一下之前發生的事,突然覺得,這孩子該不會是被魔界放逐了吧?

……也是,對於捕殺人類感到畏懼,在惡魔中已經算是異端了,這孩子要是被捨棄,似乎也挺合理的,說是殘酷也不是,這其實挺像人間生物演化必經的淘汰。

亞瑟伸手輕輕撫上小惡魔的臉,很軟很嫩,他小小的捏了一下,小惡魔沒有被他的動作吵醒,只是眉毛稍稍皺了一下,嘴角卻還笑了。

真奇怪。
亞瑟在心裡想。

如果,是這種對於獵物持有憐憫的體質,自己要是走了的話,大概最多也就一星期,這孩子這次真的就會死去吧。

捨不得嗎?亞瑟這樣問自己。說真的,其實也不見得,他的情感很淡,對於許多人情交流,心中往往淌不出半點感動,不論事情有多悲哀,他更多的時候是無動於衷。有些天使活得太長,因為看過各種興衰跌宕、無奈心酸,無論是喜悅還是痛苦,最終也麻木了。但亞瑟還只是年輕的天使,卻已經擁有與他們同質的情感,年輕天使天生的活力與樂觀似乎從一開始就在他體內被刪除了。有時,亞瑟也想不通自己究竟是為何會做為天使出生,或許神在創他的時候腦袋突然不靈光了,誰知道呢?

不過,在這孩子身上,亞瑟看見了某種相似之處,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他整晚遲遲沒走的原因。

他想,這樣的惡魔成長起來,會是如何呢?


這時,小惡魔的眼皮微微顫了起來。亞瑟挑了挑眉,拉過椅子坐在一旁,看他慢慢轉醒,那小傢伙似乎還有點搞不清狀況,睜著迷茫的雙眼轉到亞瑟那裡,半晌,才想起什麼似的倒吸了一口氣。

他一個機靈蹦了起來。

「放鬆。」亞瑟說,他試著把語氣放軟些。
「這裡……」小惡魔轉著眼珠子望了望四周:「這裡是哪裡?」
「山林裡的空屋,我們還在人間。」

小惡魔對這個答案視若無睹,還是睜著眼看他。他回想起昨晚的事了。小惡魔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是有敏銳性的,拒絕嗜血一星期,身體的防禦機制發揮不了作用,昨天其實已經是極限了,在他從空中落下時,就明白死亡已經迎至身畔,雖然他其實不太明什麼是死亡,別的惡魔跟他解釋就是整個存在意識被抹去一樣,無論是人間還是魔界,將不復存在。

不過,那時他並沒有做好死亡的心理準備,只是被迫接受而已,小惡魔現在的思緒還是挺亂的,他愣愣的望著亞瑟,臉上是不安的。

亞瑟看他半天說不出話,就決定還是由自己來開場:「你想問,為什麼你還活著,是嗎?」
小惡魔隔了幾秒,才帶著點頭嗯了一聲。

「你知道本能這種東西嗎?」亞瑟往椅子上靠,「它是你內心深處的渴望,有時候你可以用理智控制它,但當你心靈脆弱或者體力到達極限的時候,它就會趁機衝出。說得簡單一點,假設你的意識等於一個很漂亮的大盒子和裡面的內容物,你從外面看,只覺得這盒子很美,但其實裡面裝了醜陋的動物,而你看不到裡面的東西,並不代表牠就不存在了,牠只是被關在裡頭而已。」

「我後來找到你了,把那人類孩子丟給你。該用飢餓過度這樣形容嗎?」亞瑟觀察著小惡魔的表情,此時對方已經開始冒淚了,亞瑟一邊暗暗驚嘆這孩子理解能力不錯,一邊又想自己是不是唬得太過分了。
雖是這樣,他也只是遲疑了一下,接著又說下去:「反正你是神智不清了,聞到血的味道就撲過去了,你補充你該要的東西,所以,你沒死。」

小惡魔聽到這裡,再也撐不住,哇的一聲就哭了。亞瑟看到這樣,也是有些錯愕,他不知道他到底在抗拒什麼,就算說的這些都是真的,也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小惡魔不過是取了生理必需之物,他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不知怎麼的,他有點懊惱了起來,這情況似曾相似,只是那時他並不是只有一個人,身邊還有法蘭西斯在,說起來當時法蘭西斯還笑自己一臉凶樣,想想就來氣。

不過,當時那傢伙是怎麼做的?亞瑟動了一下臉部肌肉,就放棄了,覺得自己實在擺不出那遭人噁心的表情,也說不出什麼情啊愛啊的話語,反正,那種做作一般的事他是做不來的。

然後他又再想了一下,腦中便浮現之前見過的,人類母親安撫孩子的畫面。
亞瑟嘆了口氣,靠過去,把小惡魔輕輕的環住,他能感覺到,從對方肌膚裡傳來的,怯嫩的顫抖,而這種脆弱稚嫩的害怕,似乎勾起了埋在亞瑟意識深處的憐憫,他輕輕拍著小惡魔的背,無奈的說:「好了,別哭了,我只是騙騙你而已。」
聽亞瑟這麼說,小惡魔還是沒有停止哭泣,亞瑟連連說聲好了好了,學著人類母親的方式去安撫這小惡魔。他不斷的說,剛剛說的都不是真的,別哭了,才能和你好好講怎麼回事不是嗎?

這些話反覆起來還是挺有用的,小傢伙的情緒開始慢慢的緩和下來,哭聲是沒有了,只是氣還一抽一抽的,亞瑟緩緩的鬆開他,對他說:「剛剛只是嚇嚇你而已,你沒有吸那孩子的血,在高空墜落後你就完全昏睡過去了。」
「那我……」
「你吸的血是我的。」
小惡魔又是不解又是驚訝的看著他。

亞瑟想了一下,又說:「你們一生下來,體內就只有毀滅的能量,如果不攝取聖光,沌氣釋出便會成火焚燒你們的身體,也就是說,你們會死掉,這件事我想你非常清楚。」
小惡魔頓頓的點頭。
「人類的血,裡頭就有你們要的那種能量,說是聖光,是因為它從血裡提取出來就是像光一樣的東西,你們通過人血獲取聖光,這也沒什麼問題。」亞瑟停了一下,又說:「不過,我不知道你的同伴有沒有和你說過,其實,天使身上也有那種東西,而且我們擁有的濃度甚過人類,和惡魔相反,我們體內只有聖光。所以,血只要給一點就夠了,我不會死。」

「……這個我不知道。」
亞瑟嗯了一聲,「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小惡魔搖搖頭,接著又迅速的點點頭:「那昨天那個人……」
「哦,死了啊。」亞瑟說:「就如同你看到的,你逃掉之前就死了。」
小惡魔頭低下去,看上去似乎挺難受的。

「你在自責嗎?」亞瑟問,「可是那孩子看上去也快死了不是嗎?正是因為這樣,你才選擇了他吧?」
「我……」小惡魔搖搖頭:「我覺得我做錯事了……」
「你不過是順應本能而已,如果對你來說這就是做錯了,那麼根本上來說你就是在否定自己本身。」
小惡魔沒有回應,只是垂著頭站在那裡。

「坐下吧。」亞瑟嘆了口氣,指指床,又說:「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小惡魔依他的話坐了下來,望了望他,說了好。
「你叫什麼名字?」
「阿爾。」
「好吧,阿爾。」亞瑟試著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不那麼像質問:「你是怎麼來人間的?我印象中,魔界通往異界的門通常是鎖的吧,不是嗎?」
「是其他大惡魔開門讓我們下來的。」
「我們?」
「嗯,下來的不是只有我,還有其他同伴。」
「和你同年齡嗎?」
「不是。」阿爾搖搖頭:「他們都比我大一些。」
「是嗎。」亞瑟接著又問:「他們要你下來做什麼?」
「是一種考試。」阿爾想了想,「大人告訴我們,要我們在人間待上三個星期,自己狩獵,不可以依靠同伴,要遠離聖物,還有……天使。」
這時,阿爾才想起大惡魔們曾對他們一再強調:不能接近天使,天使是很危險的。但阿爾現在覺得,大惡魔們說得倒有些誇張,至少,這個人感覺上似乎沒有那麼可怕。

「可是你卻忍了一星期沒狩獵?」亞瑟聽他的形容,就猜是某種能力測試。
「嗯……」
「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這麼害怕狩獵嗎?」亞瑟把話題繞了回來,「你是惡魔,不是嗎?」
「……我只是覺得,不可以傷害人。」阿爾皺著眉頭,「人類很脆弱不是嗎?奪取他們的性命,就像是在欺負弱小……」
亞瑟唔了一聲,覺得作為一個惡魔,他這個想法挺特別的。亞瑟想告訴他,其實人類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脆弱,但想了想,又覺得算了。

「那你之後打算怎麼辦呢?」亞瑟說:「還有兩週,你才能回去,你現在頂多再撐個一星期。」
「我……不知道。」鄰近死亡的感覺並不好受,重獲生機一次他就怕了,但他同樣還是不敢想像自己對人類下手,這是沒有改變的。

「嘛,我有個提議,你聽聽看吧。」亞瑟停了一下,接著說:「可以由我來收養你。」
「咦?」
「就是說,我作為哥哥收養你,你這樣即使回去魔界了也很麻煩吧,反正你這個年紀需血量也不多,我暫時可以給你,之後教你魔法的話,甚至可以自己控制嗜血的間隔長,兩三個月或是以上的都有。」亞瑟望他:「怎麼樣?」

「……為什麼?」小惡魔顯然很疑惑。即使不會失去性命,大概也沒有哪個天使願意這樣無緣無故的幫他,天使和惡魔從很久以前就有結在,這點他還是知道的。
「先說了,我只是很閒而已。」亞瑟加重了很閒這兩個字的語氣,心裡那種反常感又滾了起來。他扭開頭,說:「並不是為了你。」

阿爾看亞瑟那不容質疑的態度,只好點了點頭。
亞瑟看他同意,心裡還是挺欣喜的,他牽了一下嘴角,挨過去摸阿爾的頭,「好孩子。」

阿爾仰頭睜著水藍色的眼睛望他,看到那佈在亞瑟臉上的高興,不知怎麼的,自己的情緒也被帶了上來,於是便跟著笑了。

「謝謝。」他說。

亞瑟看著那清澈的彷若湖一般的彎月雙眼,心頭搔癢了起來,那感覺如羽毛輕拂,只一下,就令人悸動不已。
一瞬間,他之前的那些焦慮困惑,就這樣全都不見了。
Category: 米英-Hope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