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Hope》03

後來亞瑟決定先帶阿爾回天界一趟。教給阿爾控制聖光的魔法是首要之務,對初學者來說,有魔法書輔助相對起來會好上手一些,天界的圖書館收了不少相關書籍,於是亞瑟打算去借幾本;另一方面,也是基於現實的考量,照阿爾所說,惡魔的生存測試還有兩週才會結束,他想暫時最好還是別待在人間了,如果在這期間碰上見過阿爾的小惡魔,說不定他們在一起的事還會被通報回去,亞瑟並不想惹這個麻煩。

決定好後,亞瑟先幫阿爾治療昨日摔折的翅膀,傷處被魔法溫得暖暖的。阿爾從來不知道原來魔法原來也有這種溫度,至少他感覺自己的就不是,如果亞瑟的是暖,那他的便是冷,這讓他不禁有些羨慕,他們的魔法泉源來自體內的能量,這讓他感覺,自己是裝著寒氣的容器,阿爾的聯想讓他竟真的錯覺似的冷了起來,而那注進來的暖流卻像一種依靠,像寒日冒頭的太陽一樣,信任這一類的情感隨著魔法流了進來,在阿爾的心底滴滴答答的積蓄了起來。

處理好傷勢後,亞瑟又施下另一個魔法,那是為了混淆視聽用的,阿爾的角和尾巴被隱藏了起來,翅膀也暫時換成了和他一樣的羽翼。亞瑟對自己的魔法還挺有自信的,他相信除了神以外不會有誰察覺得到問題,而這個條件也並不使他擔心,畢竟神很少出現在他們那裡。據說,有的天使即使活到百歲也不過只見上一次,而亞瑟自己則是一次也沒見過,他覺得自己不至於這麼倒楣。

決定好後,亞瑟就準備出發。他彈了個響指,一個黑孔便冒出來,他先探進去,才拉著阿爾鑽進洞裡。
裡面是一片廣袤的黑暗,無論哪個方位都望不見底,對於這裡,阿爾是有印象的,來人間之前大惡魔就領他們到這裡過。
亞瑟看阿爾東張西望的樣子,以為他在緊張,便拍拍他的肩,輕聲說:「沒事的,去天界都得經過這裡。」
說著,亞瑟蹲下來,抱起阿爾,扇翅而飛。

他們在黑暗中飛行了一陣子,阿爾也不知道亞瑟是憑著什麼來判斷路線的,這裡半點光線都沒有,亞瑟就這樣繞來彎去,最後在某處停下,他先把阿爾放下來,接著用手在空中按了按,然後牽著阿爾踏進浮出來的孔裡。

對面的世界是通透明亮的,阿爾的眼睛還沒能適應急現的亮光,便被刺得瞇了瞇。等他緩過來,才發現周圍很暖,很舒服,像春天午後的溫度,伴著花叢的香安穩的包裹著他。
「這裡就是天界?」
「是。」亞瑟把他放下來,一邊回答。

「我喜歡這裡。」阿爾說。他高興的望著四周,不遠處有條涓涓小溪,流水咕嚕咕嚕的響著,那動人的聲音彷若人似的招著他去,於是阿爾鬆了牽著的手,興奮的衝到溪邊,看著魚群在水流中側來偏去的游著。
亞瑟走到他邊上,望著那水面,這才發現溪裡原來有魚,他幾乎沒有仔細看過這條河,魚也細細小小的,很難發現,一方面也是由於他小時候的印象,他記得以前是沒有的,印象也就這麼一直持續下來了。

「天界好棒。」阿爾說,手伸進水裡,去碰那些魚,他只感覺到一下的滑溜,魚就游走了,「我們那裡,到處都是光禿禿的,溫度也很低,要是魔界也像這裡就好了。」
「在這裡別提魔界的事。」亞瑟提醒他。
「嗯。」阿爾繼續鬥那些魚,「要是能一直待在這裡就好了。」

確實,他們不能一直待在天界,兩週的時間一到,他們就得回去人間,一方面是因為這邊不是能久待的地方,一方面也是因為阿爾身上的魔法。其實,棘手的並不是阿爾的外觀控制,那是一次性的魔法,成立了便成立了。麻煩的,則是要掩蓋惡魔隱隱約約會透出來的沌氣,他的魔法不能中斷,也不能讓其他天使發現阿爾身上加注著自己的魔法──畢竟,沒有誰會沒事這樣做的。因此亞瑟在魔力控制方面需要抓得非常精細,要淡的不易察覺,但同時也要達到目的。
這亞瑟並不是做不到,只是對他來說太不符合效益了,而且,他也有自己的工作,時時待在阿爾身邊是不可能的。

於是亞瑟只能安慰他,「人間和這裡其實差不了多少,這裡很多東西都是用魔法模仿人間做出來的,雖然那裡的環境不會一直這麼舒適,不過,那些東西都是真的。」

「亞瑟?」還沒等阿爾回應,亞瑟就聽到背後有些不太確定的叫喚聲。

亞瑟轉過頭,那人他很久沒見了,但亞瑟還是很快就認出來了。
他叫做拜爾德,一頭蜷曲的短金髮,眼睛藍灰藍灰的,特別喜歡唱民謠,算是亞瑟的前同事。

「你怎麼在這?」亞瑟站起來。阿爾在一邊也不玩水了,他張著大眼,好奇的看著那個人。
「去借點書囉。」拜爾德眨眨眼,把書晃給他看,「倒是你,在這邊幹麻?嘿,好傢伙,這孩子是你領養的?」
亞瑟低頭看了一眼阿爾,輕拍他的頭,「嗯。」
「哇,怎麼回事啊?」拜爾德似乎非常驚訝,他那表情做得非常誇張,看上去竟有點好笑,「你不是超討厭小孩子的嗎?怎麼,腦子給撞了?」
「我只是煩孩子吵。」亞瑟笑著說,心裡想你腦子才撞了,「不過這孩子挺乖的,不吵也不鬧。」

說著,亞瑟就彎下腰,對阿爾輕柔的說:「叫拜爾德叔叔。」
阿爾點點頭,然後彎著眼笑:「拜爾德叔叔好。」
「哇,這小傢伙挺可愛的呀。」拜爾德樂呵呵的,湊過來開心的摸了摸阿爾:「法蘭西斯要是看到可會忌妒死啦!」
「噢天……」亞瑟這次毫不掩飾的翻了個白眼,「千萬別讓我遇到他。」
「哈哈說不定你就真這麼倒霉呢。」拜爾德看那直白的厭惡簡直笑彎了腰:「法蘭西斯不總說他身上裝著可愛動物偵測器嗎?搞不好他現在正飛奔過來了。」
「嘖。」這話他也聽法蘭西斯講過,每次他都覺得可笑的不行,「那我絕對會揍飛他。」
「哈哈,那鐵定很精彩,要打的話記得叫上我啊。」
「還等著看戲,你就這麼閒?」
「哪有。」拜爾德做出苦惱的表情,「每天都在研究,忙死了。」
「是嗎。」亞瑟挑了挑眉,「你還在那裡工作啊。」
「是啊,研究挺有意思的,累是累了點,不過我還是喜歡這個工作的。」拜爾德笑著說:「不過,以前你和法蘭西斯還在的時候更有趣,每次看你們吵架都覺得好笑到不行。說起來,你沒打算再回來嗎?」
「短期不會吧。」亞瑟笑笑,沒打算把實話說出來,那太危險了,「我覺得現在這個工作也不錯。」
「哈哈,聽說你很喜歡往人間跑呢,這就是原因嗎?喜歡人類。」
「沒有天使不喜歡人類。」亞瑟說,卻像唸著什麼教條規定一樣的話語。
「嗯,說的也是。」拜爾德沒有察覺到亞瑟語氣裡的生硬,他點點頭,「好啦,我想我該走了,把資料看完就得回去繼續工作啦。」
「嗯。祝福你。」
結束談話後,拜爾德就往反方向走去,嘴裡又哼著那首過了時的民謠。

亞瑟牽起阿爾的手,引著他走過木橋,踩上去的時候發出老舊的咿呀咿呀聲,而所有天使都知道,這橋永遠不會被踩塌,只要天界的魔法一直是穩定的。
「我喜歡剛剛那個人。」阿爾說:「他很親切,感覺人很好。」
「是嗎。」他要是知道你是惡魔,就不是這樣子了,亞瑟心想。之前在研究所工作的回憶真不是太好,拜爾德竟然還說好玩。亞瑟其實不是很懂其他人是以什麼心態站在那裡的,那是他對自身產生第一個困惑的地方,想到拜爾德那些人工作時才會出現的偏執瘋狂,他就覺得噁心。

前面的路鋪起了石板,已經能看到遠方的白色建築,孤零零的站在那裡。
等他們走近,阿爾才發現這棟建築巨大的震撼。亞瑟牽起他,和他一起走上圍出弧度的階梯,阿爾仰著頭,雙眼亮晶晶的望著那立在大門前的圓柱,圓柱有五人合抱大小,看上去就像有力的臂膀,巍然的頂起高橫的天花板。

亞瑟踏進圖書館,往櫃檯處一瞄,竟然空無一人,他皺了皺眉,走過去看櫃台上立著的名牌:安東尼奧,羅維諾,費里西安諾,法蘭西斯。
亞瑟感到有些無力,這排班究竟是怎麼搞的,以這種組合也難怪櫃檯會是這種情況。

他嘆了口氣,就不去管了。亞瑟牽著阿爾往一邊的樓梯下去,底下的書櫃迎著樓梯口而列,阿爾望著那些高聳的櫃子,隨著亞瑟轉來轉去,臉上還是保持著高度的新鮮,一點頭昏眼花的跡象都沒有。
亞瑟找到某一排後,跟阿爾說聲等一下,就飛上去看那些在上層櫃子的書。
阿爾在底下閒得無聊,便在附近晃來晃去,以他這個身高去看,就覺得這些櫃子像迷宮裡的牆似的,儘管它們都排列得整整齊齊,一條走道就是通到底,但小孩的想像力在腦中往往是很真實的。

他的興致來得快,去得也快,阿爾沒有晃太遠,一下便又繞回來了。他看著那些整齊的書籍,隨便取了一本來看,那書很厚,沉甸甸的,阿爾捧著書坐下,然後把它放到大腿上,翻開封面。

希望。
扉頁上印著這樣的黑字。

阿爾歪了歪頭,直接翻到正文的地方,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字,他看不太懂,只能去看圖的部分,可是圖也是黑糊糊的一片,透過特徵他只能勉強辨認出右上角和左下邊各站著一隻惡魔天使,背景的部分橫橫豎豎都是黑線,整個構圖看起來零亂不堪,阿爾完全看不懂這是在敘述什麼,他只有一個感想,就是這畫面讓他很不舒服。

這時的亞瑟已經找到他要的書了,他一轉頭,就看到阿爾在底下看書,他飛下去,邊問:「在看什麼嗎?」
「嗯。」阿爾點頭,然後把書轉到亞瑟那裡,指著那張圖,「這是什麼啊?」

亞瑟湊過去看,淺淺的掃過那些文字,沉吟一下,就闔上書,把它往書櫃隨便一個缺口塞,「沒什麼特別的,就是講講我們存在的起源而已。」
「存在的起源?」
「嗯。」亞瑟看他的眼裡滿是好奇,卻不想讓他問下去,於是亞瑟指指原來那本書,就隨便應付幾句:「你看,書很厚不是嗎?我們先回去練習魔法,這些你有興趣的話,以後有機會再跟你說。」
「嗯。」阿爾點點頭,挺開心的,因為亞瑟這些話聽起來,就好像他們會在一起很久一樣。


亞瑟的家外觀上看上去挺樸素簡單,散發出舒適清淡的氣息。面向他們的牆不是整個一大面橫過去的,靠左邊的一小段朝著他們拉伸而來,材料採用褐色石板堆砌而成,而其他牆面則被塗刷上溫暖的米黃色,屋頂搭得尖尖的,看在阿爾眼裡,就像是帶著帽子似的。

阿爾興奮的推開木製的圍籬門,奔去看庭院裡的小池子,轉個頭,一下又被對邊的白色椅子吸引過去,他跳上去一會,又蹦蹦跳跳的跑到別的地方去。亞瑟看他在花圃中竄來竄去,覺得這小傢伙精力像永遠用不玩似的,老實說,這和他原本想像的不太一樣,亞瑟原本以為他只是個害羞怕生的小孩。
雖是這麼說,亞瑟也沒有因此感到厭煩,阿爾的活力帶給他一種特別的感覺,那感覺是很輕鬆愉快的。
亞瑟緩緩的踱進庭院,含著淺淺的笑意望著阿爾。
他想,也許自己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討厭孩子也說不定。

阿爾花了好一陣子才探索完這個新地點,想起亞瑟說要教他魔法,才又蹦回去找他。
「亞瑟家好漂亮!」阿爾直呼他的名字,這是亞瑟讓他叫的,雖然明明是亞瑟認阿爾做弟弟的,但當阿爾喚自己為哥哥時,那說不清的彆扭感就是憋得亞瑟渾身不對勁。
「嗯。」亞瑟笑了笑:「喜歡的話,下去之後,我們也可以來蓋個一樣的。」
「真的嗎!?」阿爾眼裡的雀躍實在直白的討人喜歡。
「真的。」亞瑟摸了摸他的頭。這孩子的頭髮還真軟。
「噢那真是太棒了!」
說著,亞瑟牽著阿爾走進屋裡,阿爾的探索精神又讓他在屋裡折騰了一番,亞瑟忍不住提醒他不要碰亂東西,阿爾一聽,便小心翼翼的把東西放回原位,和原本的大動作成了強烈的反差,亞瑟在一邊看,就不禁想笑。
等阿爾摸索完,亞瑟便帶他轉到隔出來看上去是當做儲藏室的小間前,亞瑟轉開門把,門後是往下的階梯,直通底下的另一道門。亞瑟領著阿爾走下去,然後推開那扇門。
Category: 米英-Hope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