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Hope》05

兩個星期內,阿爾對聖光的掌控越來越熟悉,他只花了四天,便不再需要魔法書協助感知聖光了,這是令亞瑟非常訝異的。不只如此,接下來的日子,阿爾也以驚人的速度在進步,完全沒有再發生不小心把聖光消耗掉的情況,可一般來說,這是至少會持續上一個月的事情。亞瑟都還沒思考好怎麼安撫在嗜血後感到無比沮喪的阿爾,阿爾的進步速度就直接把他的苦惱給攔下了。
不過,一方面,阿爾的天賦異稟也讓亞瑟非常驕傲,他認為終歸也是自己教導得力,才能好好引導阿爾的。

很快的,兩個星期過去,他們依照原定計畫回到人間,不過這次他們並不是回去原來那裡。有別的天使請求和亞瑟調換工作區域,亞瑟覺得無妨,也就點頭了。
他們直接飛往新的莊園,這裡離大城市遠的多,一眼望去都是農村風景,別說五花八門的玩意,就連商氣的玻璃店面都見不到,唯一說的上氣派雄壯的,就只有那立在莊園中央的灰色城堡。
在這種地方,空屋並不難找,貧窮村莊太容易死人,一個寒災來襲,不論老的少的,在自然的施壓下都有可能被帶走。因此亞瑟並不費力就挑好了臨時住所,它不在村莊主要人口聚集處,這也是亞瑟期望的,他始終覺得他們這類靈與人類同居而存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再者,阿爾也是一個考量點,亞瑟是有意讓阿爾去迴避對外界的接觸的。
不過雖然找到了空屋,亞瑟依然記得之前與阿爾做的約定──在人間造一幢與天界相同的家。他們這時候和人類的作息是相反的,白天,他們待在荒廢的空屋休息,晚上,就開始動工。他們直接在當地取材,亞瑟教他如何選石板,一起處理木材,原先亞瑟還擔心材料太重阿爾抬不動在旁邊乾看著會很無聊,但當阿爾實際抬起來後便證明了亞瑟的擔心是多餘的。他簡直是被震撼到了,阿爾拖著樹幹走的時候亞瑟吃驚到連眼都忘了眨。有一瞬間,他覺得這世界還真是不公平。

時間飛速的過去了,當亞瑟看到一模一樣的房子立在人間的土地上時,他彷彿也看到了別的什麼。那是一種無形的根基,在這根基上,有著除他以外的影子,他不禁有些動容,卻又有些意外,這種情緒不知道是忘了還是本來就沒有,它突然就閃了起來。
對於這種變化,亞瑟是高興的,阿爾幫他找回了一些他流失掉的東西,那東西嚐起來鮮活靈動,閃著首飾一般珍貴的晶瑩剔透,令人不禁就想好好守護著。

房子建好後,亞瑟離開了幾天。這段日子他曠職得太頻繁,回天界碰上法蘭西斯還被調侃了幾下,而亞瑟依舊照常不誤的和他吵上一陣,才去圖書館借了幾本魔法書,然後飛回人間給那些聖物注入守護的魔法。
後來亞瑟又被額外派了其他工作,以補上之前曠掉的,導致他好幾天都沒辦法回家。當他把這件事告訴阿爾時,阿爾雖然顯得有些失望,但還是乖巧的應聲了。老實說,阿爾的反應讓亞瑟看著不太忍心。這孩子乖的有些反常,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可他終究也沒有去探究,或許他覺得這之中沒有什麼理由,也或許是別的什麼原因,反正他後來也沒有在意。



阿爾躺在沙發上,看著屋裡的擺飾,這裡完全就像天界的那個家一樣。
他翻個身,望了一輪,覺得哪裡不一樣,在那裡,這個家不是如此空蕩蕩的,亞瑟不在,這裡就完全陌生了。

他突然就想起從前在魔界的那段生活。

阿爾跳下沙發,打開門,走出去。外面的風徐徐的吹著,涼不帶寒。
阿爾望著庭院。其實,不同的還有很多地方可說,比如溫度,這是最顯著的,天界即使夜晚也很溫暖,但對阿爾來說,最大的變化還是少了亞瑟,在天界的時候,他總都是跟在自己身邊的。
阿爾推開圍籬門,就這樣站在外面。他有預感,今天亞瑟會回來,他想,亞瑟看見自己在這裡等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等待的時間總顯得特別漫長,就像被凝固似的,蟲子在林裡唧唧的鳴叫,爾偶還有貓頭鷹笨拙厚重的的咕咕聲,這些聲音交織起來,彷彿鋪成了甯溫的草皮,依在上頭,舒適的很容易引起睏意。

阿爾站著站著,就打起了瞌睡,朦朦朧朧中,似乎聽見小道上傳來腳步聲,他打了個激靈,轉頭望去,看到的卻不是亞瑟。
儘管阿爾是有些失望,但他還是起了好奇心,這條路平時就很少人在走,更別說是這種烏漆抹黑的時候。

那男孩子看起來比他高一些,裝扮很樸素,一手提著馬燈,玻璃燈罩裡的火亮晃晃的。他走得很慢,像在小心什麼似的,他看著阿爾,阿爾也在看他。

才一下,阿爾就受不了這種眼神對峙了,於是他跑了過去。那孩子一看他來,臉色刷得就白了,整個人跌坐在地,害怕得連叫都叫不出來,「惡……惡魔……」
「啊。」這時阿爾才想起,人類那對於惡魔的恐懼。他用手擋住自己的角,極力縮起翅膀。
「我……我不會傷害你的。」阿爾說,想去拉他起來,但才接近一點,那孩子又蹭著地退後了,一臉驚恐的樣子。
阿爾有些沮喪,但他沒打算放棄。他抱著膝蹲在旁邊,什麼都沒做,只是與他對視。阿爾想,這樣對方就會相信自己了吧。

隔了很久,那孩子也沒放鬆。阿爾沒辦法,只好試著與他對話:「你怎麼會在這裡呢?很晚了耶,你家人不擔心嗎?」
那孩子沒回答他。
「啊,我的話,是在這裡等家人的,你看,這裡有一棟房子不是嗎?」阿爾指了指後面:「我就住在這裡哦。因為家人外出了,一個人很寂寞,又不知道要做什麼,就出來等他了。」

「你是哪裡來的呢?」
「你看起來好像比我大,是嗎是嗎?」
「說起來你幾歲呀?」
「還有你有兄弟姊妹嗎?」
「所以大晚上的你來這裡做什麼呀?」

在阿爾鍥而不捨的搭話下,那孩子便有些動搖,他嚥了嚥口水,「你……」
「嗯?什麼什麼?」
「你說的家人……是指惡魔嗎?」
「不是!」阿爾很高興。對方終於願意跟他溝通了!「他是我哥哥,是天使!」
「啊……?」那孩子愣了一下,小聲的說:「可是……惡魔的哥哥怎麼會是天使?」
「嗯其實……」阿爾想了想,便試著把過程簡單告訴他。

「……所以,我是被領養的,亞瑟其實並不是我親哥哥。」
那孩子聽得愣愣的,對惡魔依存於聖光的部分更尤訝異。他搖了搖頭,說:「我以為,惡魔是為了毀滅而生的,大人都這麼說……原來,還有這樣的原因。」
「嗯……」對於這種不可抗力阿爾一直都感到很遺憾,「不過,我現在總算比較清楚怎麼控制聖光的能量了,這樣的話……也可以不用一直傷害亞瑟。」
「……你哥哥對你很好呢。」
「嗯!」阿爾用力點點頭,然後問他:「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是利亞姆。」
「我叫阿爾。對了,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會來這裡呢。」
「我是被波佛特小姐叫來這裡看看的。」
「咦?波佛特小姐?她是誰啊?」
「啊。」利亞姆才想起阿爾對這一帶並不清楚,於是他只得從頭交代:「這裡的領主是波佛特領主。我的工作便是侍奉波佛特家的千金。」
「然後小姐聽說這裡山中會出現鬼怪,就讓我來看看……」
聽見別人稱他為鬼怪,阿爾倒感覺怪怪的,雖然他們確實只是靈,沒有肉體,但在阿爾眼裡,他們除了身體上的差異,好像也沒什麼不同。

「那你幹麻聽她的呢?晚上來山裡很危險耶。」
「不聽的話小姐會生氣的……要是被命令去完成更難交代的事就麻煩了。」
阿爾聽著就對波佛特家的小姐印象不好了起來,在心裡給她貼了個壞蛋的標籤。
然而這時,阿爾靈機一動。
「不然,你來我們家好了。」阿爾很興奮,「反正她對你這麼壞。」
「不行。」利亞姆搖搖頭。除了小姐有些刁蠻之外,其他人對他還是挺好的,再說,他原本只是孤兒,如果當時波佛特領主沒有收留他,他現在會在哪裡顛沛流離都不知道,波佛特家終歸是對他有恩的,他不能這樣說走就走,太任性了。

一方面,他也很感激阿爾的熱心,於是他輕輕說:「不過,還是謝謝你。」
阿爾才不管他的道謝,心裡只有不解,「為什麼不行?」
「我下過誓的,終生向波佛特家效忠。」
「什麼呀?」阿爾不懂人類的規矩,他只在乎利亞姆被欺負了,「那種東西比你被人欺負重要嗎?」
「嗯。」利亞姆回應的很快。老實說,波佛特小姐只是有些任性,對自己找的那些麻煩似乎也還算不上是欺負,他聽過某些牧場小工的遭遇,那真的才叫可怕。

阿爾看利亞姆堅決的樣子,也沒辦法,只好說:「那至少你今天留下來呀?這麼晚了,回去不小心碰上野獸惡魔什麼的,很糟糕呀。」
利亞姆覺得這話由阿爾講出來反而挺好笑的。他想了想,覺得阿爾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利亞姆提起馬燈,就跟著阿爾進去屋裡了。



亞瑟大概就算是想破腦也想不到,回來的時候,會看見阿爾和人類孩子在客廳聊得如此歡快。
他一推開門,阿爾就立刻轉過頭,一臉興奮的跑過來,「亞瑟,你回來啦!」

「嗯。」亞瑟對他笑了笑,然後目光又投在利亞姆身上。
「哦!」阿爾知道亞瑟想問什麼,他還沒好好介紹呢!「他是利亞姆,昨天交上的朋友!」
「……你好。」利亞姆很有禮貌的站起來,聲音小小的,顯然是有點緊張,「我是利亞姆,很高興認識你。」
「你……」亞瑟有些疑惑。大人通常都會給孩子們灌輸惡魔的概念才對。「不怕阿爾嗎?」
「一開始……是這樣沒錯的。但是,阿爾並沒有傷害我,也和我解釋了一些關於你們的事情。」
「是嗎。」
「嗯!所以我們就變成好朋友了!」
看著阿爾那喜悅的表情,亞瑟心中五味雜陳。他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畢竟阿爾是惡魔,亞瑟根本不覺得會有任何人類孩子願意和阿爾做朋友,所以他從沒在這件事情上思考過多。
他該告訴阿爾嗎?亞瑟想。他該怎麼說?阿爾會失望嗎?會的吧。

「亞瑟?」阿爾看亞瑟的表情有點怪,於是在他面前奮力揮揮手,「怎麼啦,亞瑟?」
「不……」亞瑟搖搖頭。覺得或許他們並不一定會好到哪裡去,孩子們總是很快失去熱情的,或許哪天他們吵架了就不再見了。

「你是哪裡的孩子呢?」亞瑟牽著阿爾的手過去,和阿爾坐在同一張沙發上。
「我是波佛特家的傭人。」
他知道波佛特家,男主人是這裡的城主,亞瑟之前有見過,「那你怎麼會跑出來呢?波佛特宅邸離這裡並不近吧?」
「嗯……其實是,小姐聽聞說,這附近鬧鬼,才讓我來看看的。」
「對呀!還晚上讓他過來,很危險不是嗎!」阿爾想起這件事,就有些生氣,「那傢伙簡直壞透了!」
亞瑟看阿爾那義憤填膺的樣子,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不過幸虧在路上遇到了阿爾,雖然一開始是嚇了一跳……」
「嗯?」亞瑟覺得有些怪怪的,他轉頭問阿爾:「你沒待在屋子裡嗎?」
離開前,亞瑟曾叮囑過:在他回來前不可以隨便亂跑。這件事阿爾還記得,於是他慌慌張張的解釋:「我……沒有離開很遠,只是待在圍籬外而已,真的。」
「是嗎。」亞瑟語氣裡有疑問,倒並不是對阿爾所說的話感到懷疑,相反的,亞瑟對他是完全信任的,他只是純粹疑惑,大晚上的待在那邊能幹麻。
「嗯,阿爾就真的只是在那裡而已。」利亞姆以為亞瑟還在懷疑,就想替朋友澄清,「他說他在等你。」
「嗯?」亞瑟剛剛還在猜也許只是在捉蟲玩而已,對於這個回答,他有些訝異。
於是亞瑟轉向阿爾,愣愣的:「等我?」
「嗯。」阿爾點點頭,張著大眼望他,「亞瑟很多天沒回來了,一個人待著很寂寞,就想去等你了。」
「這……這樣啊。」亞瑟眼睛不由自主轉到旁邊,整個耳根都熱了起來。阿爾認真說這些話的樣子簡直就像天使一樣,可愛透了。
亞瑟心裡暖暖的。阿爾方才那句歡迎回來,回想起來份量都自然而然的重了。原來,有家人的感覺就是這樣的嗎?
他笑了笑,摸摸阿爾的頭,說了聲謝謝。

這時,大門卻突然傳來叩叩叩的聲音,很響,一副不把它敲壞就不甘心似的。
三個人立刻都被聲音吸引過去了。阿爾和利亞姆兩個面面相覷。
亞瑟首先站了起來,他顯得有些戒備。畢竟,一般的敲門聲不會是這個樣子的。
於是他把兩個小孩留下來,自己過去開門。

門開的那一剎那,亞瑟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會是一個人類女孩,而那女孩還一臉驚恐的望著他。
「你……你是誰!」女孩鼓著氣大聲的問他,很明顯就是刻意要掩飾自己的害怕。她看到了亞瑟那不同於人類的樣貌,她知道他是什麼,但因為從未親眼見過,她一直以來都只當作是迷信或者空想。

「我是亞瑟。」亞瑟對他笑笑:「淑女有什麼事嗎?」
「我我我……」女孩結巴了一下,卻氣燄囂張的反問:「為什麼你有翅膀!」
「因為我是天使。」
「騙人!這世界上才沒有那種東西!」
亞瑟挑了挑眉。她說這話,在這裡是很危險的,要是讓人給舉報,她很有可能被當作宗教異端。因為宗教價值觀的質疑,惹上殺生之禍是常有的事,在這裡,信的人是大多數,不信的人也會裝出虔誠的樣子,雖然亞瑟覺得女孩的反應才是正常的,但難道沒有人教過她不能如此直白的提出質疑嗎?

女孩的聲音大到利亞姆在屋裡都聽得一清二楚,那聲音和說話的方式讓他有種奇怪的感覺,它們在利亞姆腦中勾勒出一個朦朧的輪廓,他越想,那影子就越明晰。

「啊。」終於利亞姆還是想起來了,他推開門跑到亞瑟旁邊,一看,果然是她。
「莉蒂亞?」他很吃驚,「妳怎麼在這裡?」
「利亞姆!」女孩看到利亞姆,幾乎是用吼的在喚他。
啊,糟了。
利亞姆看她一臉氣呼呼的走近,想該不會是要挨揍了。小姐脾氣大的很,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自己跑到這來。反正,她是生氣了。
由於身份差異的緣故,利亞姆從不去想反抗之類的事,膽子磨弱了轉變成奴性是他們這類身分的慣性。於是,在這種情況下他也只是閉起眼等莉蒂亞的拳頭。
可半天,利亞姆卻什麼也沒等到。他偷偷睜開眼,卻意外的看見莉蒂亞淚眼婆娑,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莉蒂亞就抱住他,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亞瑟看到這情景,心想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了怎麼了?」阿爾從後面鑽出來,只看到利亞姆被一個不認識的女孩緊緊抱住,滿臉通紅,一副要喘不過氣的樣子。

亞瑟咳了一聲,他覺得這場面太過滑稽了。
而莉蒂亞聽得懂這是什麼意思,對賓客稍有無禮時母親總會這麼咳上一下。莉蒂亞抹了抹眼淚,氣還在一抽一抽的,她往旁邊一看,看見阿爾,氣一下噎住了,她連連咳了幾聲,一邊往後退。

「放心。」亞瑟一面對莉蒂亞說,一面握了握阿爾的手,他知道這種時候阿爾都會有些沮喪。「他不會傷害你。」
「你憑什麼這麼說?」莉蒂亞把利亞姆拉過來,「他是惡魔耶。」
「就憑……」亞瑟看了看阿爾,目光繞一個弧線回來:「你朋友在這裡住了一晚上還安然無恙。」
莉蒂亞懷疑的看了看亞瑟,又望向利亞姆,利亞姆知道她在找他確認,於是點點頭:「嗯,阿爾他怕我遇到危險,就讓我留宿了。」
「莉蒂亞倒是你……怎麼會來這?」
「我昨天晚上怎麼都找不到你!」她想起來就覺得委屈,音量又高了回來,「才想起你這笨蛋該不會來這了!晚上那些傢伙又不讓我出門!笨蛋!」
「什麼?」利亞姆聽不太懂她在說什麼。「不是妳要我來的嗎?」
「我那只是說說的!」莉蒂亞吼著吼著,又想哭了,「誰知道你這笨蛋還真的跑來了!」

「好啦。」亞瑟決定要阻止莉蒂亞,她的音量快讓他發瘋了,「我知道妳很急,但是妳看,他顯然很困惑不是嗎?慢慢說吧。」
亞瑟這麼一說,莉蒂亞反而不講話了,只是不高興的瞪著利亞姆。

「所以……」亞瑟想了一下,倒有些明白過來了,「你是波佛特家的小姐?」
「對。」
「原來是妳!」阿爾在旁邊說:「欺負利亞姆的壞蛋。」
「我哪有欺負他!」
「沒有欺負他的話,怎麼會強迫利亞姆晚上一個人來這裡!」
「我沒有強迫……」話說到一半,莉蒂亞就憋住了。確實,她是用上了命令的口氣,可那是因為她那時實在是氣不過了,「都怪……都怪利亞姆啦!就只忙著照顧艾比,都不理我!」
艾比是小她八歲的妹妹,莉蒂亞有時候挺忌妒她的。自從艾比出生後,無論是僕人還是父母,那總繞著她轉的目光就變少了。

「那跟妳叫他來有什麼關係?」阿爾非常不解。
「好啦!」莉蒂亞大叫。威脅對利亞姆很管用,她用這個來吸引利亞姆的注意,僅此而已,但她才不會把這幼稚的想法說出來呢!「我不就說了只是亂講的嗎!我也很擔心啊!山裡有什麼都不知道,你懂不懂危險啊!別人說什麼就照做了!你怎麼可以這麼笨!」
雖然被這麼罵著,利亞姆也沒有忽視掉莉蒂亞的重點。可他聽著卻是愣了,「小姐……擔心我?」
「我……」莉蒂亞這才意識到她說了什麼。不過這是好機會,連那個小惡魔都覺得自己是在欺負人了,她必須解釋清楚,不能讓利亞姆討厭她。

可即便是這樣,坦承的話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說出來的,於是她只能粗著氣說,雖然這顯得很沒有誠意,但是莉蒂亞需要藉著什麼壯膽,「不然我跑來找你幹什麼,那麼遠!真是的!害我擔心到一個晚上都睡不著覺,你說你怎麼賠我!」

「這樣啊……」由於是孤兒的關係,利亞姆從沒想過有人會擔心自己,他聽著莉蒂亞這些話,鼻子酸了酸,不自覺的眼淚就掛下來了。
「你……你哭什麼啊!」莉蒂亞被他嚇到了,覺得是不是自己的語氣太兇,說錯話了。
她推了推利亞姆,把語氣軟下來,「好啦,不要哭啦,你還是男生耶……走啦,我們回家。」
「等等……」利亞姆擦了擦眼淚,莉蒂亞已經在拉他走了。他轉過頭,向著阿爾和亞瑟揮了揮手:「很謝謝你們的照顧。再見。」

「下次再來喔!」阿爾大喊,這是他交上的第一個朋友,當然希望他們還有機會再一起玩。
「嗯!」那邊的利亞姆也笑著答應了。

「太好了呢,阿爾。」亞瑟蹲下來,微笑著摸了摸阿爾的頭。
接著他又若有所思的望向離去的那兩道小小身影。

「終於交到人類的朋友了。」
Category: 米英-Hope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