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Hope》06

在阿爾的左等右盼之下,數日後利亞姆終於依約來找阿爾了,不過令他意外的是,一同前來的還有另一位來訪者。
「妳……」
「幹麻!我是來保護利亞姆的!誰知道你這惡魔會對利亞姆做出什麼事!」
「莉蒂亞……」利亞姆小聲唸了莉蒂亞一聲,有些歉意的看著阿爾,「你別放在心上,我已經把你之前跟我說的告訴她了,莉蒂亞也有接受,她這樣只是……不知道怎麼和朋友打招呼而已。」

自從上次那件事後,利亞姆發現莉蒂亞對他並沒有想像中的糟,相反的,莉蒂亞的態度其實是友善的,老實說這和他原本的認知不太一樣,於是出於納悶也是好奇,幾天下來細細觀察,他發現莉蒂亞不過就是不太坦率而已,什麼話都得帶上刺,但其實根本沒那個意思,他以前總以為莉蒂亞厭惡自己,但或許只是想多了。

「嗯。」阿爾也沒生氣,或說根本就直接略掉了那令人不悅的語氣,他關注的反而是莉蒂亞接受了自己的解釋,這讓他感到非常開心,果然願意相信自己的人類還是有的。

「說起來,你哥哥呢?」莉蒂亞到處東望西望,哪都沒見到上次那眉眼同寬的天使。
「亞瑟出去工作了。」
「工作?」亞利姆有些驚訝,他沒想過天使也要像人一樣勞動。
「嗯,他要去給聖物注入魔法,這樣那些聖物才能守護人類。」
「啊,原來工作指的是這個。」
「但是,那些東西不是會對惡魔造成傷害嗎?」莉蒂亞咕噥:「感覺真諷刺。」
「是嗎?」阿爾不這麼覺得,畢竟那本來就是他的工作。
「說起來,你沒有家人嗎?我說魔界的。」
「血緣上的那種是沒有的,我們的誕生和人類不太一樣,不過……通常大惡魔會撫養一個小惡魔。」
「那你沒有回去魔界,那個大惡魔不擔心嗎?」
阿爾搖搖頭。他很難想像從前在魔界帶他的大惡魔會有擔心這種情緒,要阿爾形容的話,他總覺得那人身上像是缺掉情感機能似的,任何事都無法令他產生一絲一毫波動。

沒有感情基礎,他們之間的關係自然就很薄弱,有時阿爾覺得自己與孤兒似乎也沒什麼不同,大惡魔只會在必要的時候出現,比如說自己體內的聖光快用盡時,比如說教自己魔法時,除此之外根本連他的影子都見不著。
不過他們之間雖是這樣,並不代表惡魔彼此間關係都很疏離,阿爾看到的更多是情同家人一般的相處著。而他,可能只是運氣不太好而已。

「為什麼?」莉蒂亞問。
「我們不回去,他們想像得到原因。這次我們是好幾個小惡魔一起下來的。」阿爾想了想,亞瑟跟自己解釋那叫什麼?生存測驗?「就是我們得待在人間三星期,依靠自己去……狩獵,並且躲避天使和聖物,也就是說,我們誰都有可能在這三星期中死掉。」
「好殘忍……」利亞姆皺了皺眉。

「好吧,其實我還是覺得奇怪。」莉蒂亞兩手托著下巴,很認真:「你哥哥到底幹麻收留你啊?天使和惡魔感情不是不好嗎?」
「因為亞瑟是天使呀。我這樣一人鐵定是活不下去的不是嗎?亞瑟很善良,不想對我見死不救,這很理所當然呀?」
「不……天使和惡魔的感情不是普通的差啊?我聽說……」
「莉蒂亞……」利亞姆在旁邊偷偷搖她,要她多少照顧一下阿爾的心情。
莉蒂亞不高興的看了利亞姆一眼,但還是乖乖的就沒再說話了。

「也許阿爾的哥哥是太寂寞了吧」利亞姆說。
「寂寞?」
「嗯……嗯。」利亞姆想了想要如何解釋自己的想法。「因為,聽你這樣講,總覺得你們的家人……怎麼說呢,關係並不堅固啊。啊……我也只是猜猜,說不定天界的情況也是和你們一樣的,然後你哥哥已經沒有和原本的養育者一同生活了,但人是不可能一直一個人的不是嗎?總會孤單的,所以……」
「可是照你這麼說的話,阿爾的哥哥又是為什麼沒和他的養育者在一起了呢?」莉蒂亞插話進來。
「天使是不會老的吧?不可能是對方病逝了,難道不是阿爾哥哥拋棄掉與養育者有關的一切嗎?」莉蒂亞很敏銳,「阿爾的哥哥會離開他的養育者,難道就不會離開阿爾嗎?這樣感覺就像阿爾哥哥只是突然來興致而已,等膩了哪天說不定就不要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
「噢……」莉蒂亞不是故意要反對他的,她真的只是覺得……很怪。

──哪天膩了給我吧。
阿爾不發一語,他發現自己也無法否定。
或許就如同莉蒂亞所說,亞瑟只是一時興起。在天界遇見的那兩人都說過亞瑟並不喜歡小孩,而亞瑟也沒有否認,僅管他的答覆大多是編的,但同樣都解釋了是因為自己很乖巧的關係。
阿爾心底是有底的,這就是為什麼他總是很聽話,他怕亞瑟哪天就厭煩了。那個人給他的一切是那麼的溫暖、牢靠,他無法想像那畫面在眼前模糊掉的樣子,所以他只能當個好孩子,只要亞瑟不煩,他暫時就還不會離開。
其實只要知道努力的方向,阿爾就知道該怎麼辦了,儘管事情看上去並不是那麼樂觀。

可是有點阿爾還是搞錯了,不過說起來也理所當然,他的年紀和經歷還不足以令他知曉:情感這種東西,是不能單純依著什麼等比而論的。

「啊……別說這個啦!」莉蒂亞有些慌,要是利亞姆怪起自己把他的朋友弄不開心就糟了,好不容易最近他們的感情變好了。「我們來說點好玩的吧!」
「對……對!我們今天是來邀請你參加豐收慶的。」
「咦?那是什麼?」阿爾還是第一次聽說。
「因為今年收成很順利,父親大人想要舉辦一些活動來慶祝,不過雖然說是慶祝豐收,其實每年都會舉辦。」莉蒂亞語氣顯得有些自豪,畢竟這可是她家主持的活動呢!「白天有騎馬會,晚上也有舞會,絕對不會讓你無聊的!」
「嗯嗯!阿爾也可以邀請哥哥來,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聽到能和亞瑟一同前往,阿爾眼睛都亮了起來。
「什麼時候舉辦呀?」他問。
「下星期六~」
「嗯!」
阿爾的心情又好了回來,他已經迫不及待想把這件事跟亞瑟說了。他想,希望那時候亞瑟有空才好。

後來,他們幾個又嘰哩呱啦的聊到別的地方去了,阿爾對他們所說的事都充滿好奇心,畢竟在下界前他一直都待在魔界,人間的很多東西對他來說都是新鮮的,不論是文化還是書籍,他都很感興趣。
而在這之中,莉蒂亞話說得最多,在波佛特家她總是被當作小孩,像這樣大人一般滔滔不絕介紹什麼的情況是很少有的,於是她越說越起勁,而利亞姆就是在旁邊聽,爾偶插進來發表感想。


亞瑟今天回來得比往常都要早上一些,不過這時候兩個孩子都已經回去了,阿爾正無聊的發愁呢。一聽到開門聲阿爾整個人就活了過來,蹦蹦跳跳的迎了上去。
「亞瑟你回來啦!」
「嗯。」他笑笑,摸了摸阿爾的頭。
「嘿,那籃子裡裝的是什麼呀?」阿爾一下就注意到亞瑟手裡提著籃子,他一向都是清清爽爽的回來,這也是他們和人類其中一處不同的地方——他們手中往往沒有重量。
「一些做麵包的材料,還有牛奶。」亞瑟向他解釋,「後院有個窯不是?我們今天來做做看吧。」
阿爾對那個土窯印象還蠻深刻的,儘管至今為止他們都沒有使用過,但畢竟那是和天界的家少數不同的地方,在那裡是沒有這種東西的。
「麵包,不是人類的食物嗎?」
「是呀。」
「我們能吃嗎?」
「嗯。雖然我們無法像人類一樣從中攝取能量,但我們還是可以食用也嚐得出味道。」亞瑟邊說邊走到後院,吩咐阿爾去幫他撿一些枯枝爛葉,自己則是走到一邊去搬他們之前改建時殘留下來的木柴。

他攀著窯磚,先用木柴在裡面疊出形狀,然後再用魔法把樹枝點上火,扔到木材堆疊出來的縫隙裡。起初窯口裡面的情況令人很是沮喪,可憐兮兮的升著彷彿一拍就會熄了的小煙,亞瑟繼續添著火的樹枝,漸漸才有了起色,發著黃的火在窯裡燃燒著,照出窯洞裡面的樣子,到最後整圈就像要化了似的那般紅通。

他關上窯門,回過來,走進廚房把麵粉倒在大碗裡。。
亞瑟拉過一張椅子,讓阿爾坐在上面,阿爾張著大眼看那白花花的不知名物,他用手戳了一下,那粉末堆疊的小山就往一邊塌了。
「亞瑟吃過人類的食物嗎?」
「嗯。」亞瑟點點頭,走到後院,窯的旁邊有一口井,他打了一些水上來,然後把水和牛奶倒進另一小碗,接著又加了一些糖和黃油。「挺好吃的,你會喜歡上它的。」
「我不太懂好吃是什麼意思。」阿爾想了想,是像他們攝取能量的感覺嗎?可是他並不覺得自己進食時有什麼特別的感觸。在更小時後,他還不知道自己獲取的那些東西源自於人類時也一樣,除了體力恢復之外,他什麼都感覺不到。

「一下你就會知道了。」亞瑟對他笑笑。
接著亞瑟把小碗倒進大碗裡,他用勺子和了和,當麵粉變得有些黏時,他改用手去揉捏,麵糰在他的拉揉下顯得有些微妙的噁心感,亞瑟倒也沒煩,只一心專注投入在動作上。
接著他從籃裡取出一塊麵種揉進大麵糰裡,搓揉幾下,然後用一張薄布蓋在碗上。
「好了,就先讓它放一下吧。」亞瑟說,一邊停止了動作。
「嗯!」阿爾點頭,不禁也開始期待了起來,還沒進爐他就真的相信成果一定會很棒了,至於問為什麼,他想是因為亞瑟的表情是那麼認真可靠的關係。
「亞瑟很喜歡料理嗎?」
「嗯。」
「那為什麼在天界的家沒有那個爐子呢?」
亞瑟被他這麼一提醒,才覺得這和自己的興趣的確挺衝突的。他想了想,說起來自己為什麼喜歡料理呢?最開始又是什麼時候喜歡上的呢?
他絞盡腦汁的想,才終於想起一個畫面。他已經不記得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某天他照常做著給聖物加持的工作穿進人類屋裡時,正好看見一位太太給伴侶端上親手調理的餐點。亞瑟記得的,正是這個畫面。那太太和一邊等待的老公都笑得如此滿足,即便他們的食物寒酸慘慘,但他們之間的真誠卻如鐵烙在他內心深處燙下了一個印。他們的笑容明明起於廉價,卻牽動了某些愚昧俗人花盡一輩子都無法理解的昂貴。
他想,自己原來是在追求這種東西嗎?原本不論在人間還是天界,他都沒有動力搭一個窯出來,明明自己愛好料理並且早已把各種步驟熟記於心,卻沒有真正付諸行動過,結果最根本的原因,只是因為沒有等他捧出餐盤的人嗎?
「亞瑟?」
亞瑟看了看阿爾,這麼複雜的東西他不知道該怎麼說,也說不出口,即便他心裡清楚阿爾根本不會笑他的。
「我只是覺得……」亞瑟溫柔的對他笑,把理由都濃縮進最簡單的一句話了:「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真的嗎?」僅管這句話答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把阿爾的注意力給吸引走了,畢竟它的意義太過特別。
「嗯。」

等他們忙完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了,當亞瑟從窯裡把麵包夾出來時,阿爾的雀躍瞬間往下掉了一半,那顏色黑的像他們清出來的那些焦枝爛炭,就連阿爾這樣不解人間料理的憑直覺都能覺出不對勁了。
顯然亞瑟也是有點奇怪,但他也只是愣了一下,然後像是從哪裡找到什麼理由似的,又堆出笑臉把他捧到阿爾面前。
「吃吃看吧。」亞瑟笑著說。
「噢……」阿爾捏起麵包,觸感並不像想像中的鬆軟,那真的是烤太焦了,麵包一受力就斷成兩半,同時還剝落了如同枯樹皮般的碎屑。
其實阿爾心裡已經開始發毛了,他求助似的望了望亞瑟,對方卻沒有接收到他的訊息,仍是那樣笑臉盈盈。
阿爾在亞瑟的眼裡看到了亮晃晃的期待神色,他吞了吞口水,沒辦法對著那張企盼的臉說不要,於是只能暗暗吸口氣咬下去。
強烈的苦味像風一般襲捲而來,那味道太過刺激,他差點就要嘔出來,但阿爾還是死命的把那股嘔勁忍了下去,他看見亞瑟的表情在自己咬下去的瞬間越發的明亮,於是他只能硬著頭皮吞下去。
「好吃嗎?」亞瑟問他。
「嗯,好吃!」阿爾想,或許只是他不習慣這種味道吧。畢竟亞瑟先前也說這東西是好吃的,既然亞瑟都這麼說了,那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不過後來事實證明阿爾的想法太過單純了,一次他把那麵包拿給利亞姆和莉蒂亞,莉蒂亞連嚐也不嚐,立刻就把利亞姆手上的那塊搶過來扔到地上。她說,消化系統和人類不同這大概是阿爾身為惡魔最該慶幸的事了,否則他得拉上個幾天幾夜,那味道可有得他受了。

還好這次亞瑟做的量並沒有很多,阿爾速戰速決的把最後一口給吃掉。亞瑟看他狼吞虎嚥的,還真以為阿爾很喜歡,不禁在心裡沾沾自喜,他想,哪天得去和法蘭西斯炫耀一番。

接下來亞瑟開始清洗那些餐具,收拾完後,他走到後院挖一個坑,把那些燒過的灰粉碎枝掃到洞裡,再填土,不然就這樣堆在外頭實在是不太好看。
「對了,亞瑟。」阿爾也在一邊幫忙,「今天利亞姆有來找我玩哦~就連莉蒂亞也來了呢!」
「是嗎。」
「嗯!」阿爾點點頭,「他們還邀我去參加豐收慶呢!」
「亞瑟,我們一起去吧!好嗎好嗎?」
亞瑟看了看阿爾,只遲疑一下,就答應了。
「好。」
Category: 米英-Hope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